开发出作诗机器人,节目中诗作

清华“轮椅少年”开发出作诗机器人

用"心有灵犀一点通"造集句诗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下午,2018国际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在美国达拉斯举行颁奖,来自中国清华大学的6名本科生与指导老师一起登上冠军领奖台。2018国际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颁奖现场,当组委会主席约翰·卡泽宣布,来自中国的清华大学超算团队夺冠时,团队成员们——来自清华不同年级的6名本科生激动欢呼,48小时,清华赢了。

一首《静夜思》折服观众

来源:《北京晚报》2018-1-5 张航


月明清影里,露冷绿樽前。赖有佳人意,依然似故年……这些佳句的作者并非某位古代文人大家,而是刚1岁多的作诗机器人“九歌”。“九歌”去年亮相央视《机智过人》节目,与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的三位大学生诗人比拼作诗,成功“骗过”了现场观众。“九歌”的开发者正是本报之前曾报道过的清华“轮椅少年”矣晓沅和他的同学。

在《机智过人》节目中 “九歌”接受图灵测试:它与三位人类检验员一起作诗,由48位投票团成员判断哪首为机器人所作,如果两轮测试中,得票最多的都不是“九歌”,则通过测试。结果“九歌”成功混淆视听,先后淘汰了北大陈更与武大李四维两位高材生诗人。在以“静夜思”为题作绝句诗时,它创作的“月明清影里,露冷绿樽前。赖有佳人意,依然似故年”,引起对手和现场观众连连点赞。

2016年9月,矣晓沅正式开启“九歌”系统的开发。他所在的实验室全称为“自然语言处理与社会人文计算实验室”,导师正是自然语言处理领域著名的孙茂松教授。一年多的时间里,“九歌”录入了从唐朝到清朝数千名诗人的30多万首诗,包括集句、绝句和藏头诗。“整个机器人系统有20多个G的体量。” 矣晓沅告诉记者。

对于“九歌”战胜大学生诗人,矣晓沅很冷静。他说“九歌”获胜并没有带来多大喜悦,反而是在比试的过程中看到了系统的各种不足和提升空间。这次获胜,一方面可以说明人工智能技术在文学艺术方面有所突破,但是另一方面更多暴露出人工智能的不足。在他看来,机器只是通过大量学习掌握了古人在诗歌创作中的语法、句法、格律、用韵、意象搭配等规律,并在一定数学规则的指导下把这些规律加以改变和复现。“虽然说是自动‘作诗’,但无论从技术上还是直观的感受上,机器‘创作’离真正好的诗作、离人类的情感相去甚远。”

矣晓沅说他们研发“九歌”并非要与人写诗争高下,而是承担一些辅助工作,教人写诗,用机器人的总结、归纳来帮助一些入门者感受到诗句的美妙和魅力,“精确地说,我们期望‘九歌’将来能够成为一位智能助教,当然既然它是助教,肯定单纯会写诗还远远不够,它需要更聪明,这也是我们未来的研发方向。”

编辑:徐静

心有灵犀一点通,
自今歧路各西东。
平生风义兼师友,
万里高飞雁与鸿。
(我猜是武大国学高才生的诗)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心有灵犀一点通,
凯旋门074网址,海山无事化琴工。
朱弦虽在知音绝,
更在江清月冷中。
(机智过人作品,专家推荐,我猜也是)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下午,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

静夜思(武大国学高才生作品)
不眠车马静
相思灯火阑
更深才见月
比向掌中看

2018国际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颁奖现场,当组委会主席约翰·卡泽宣布,来自中国的清华大学超算团队夺冠时,团队成员们——来自清华不同年级的6名本科生激动欢呼,48小时,清华赢了。

其实"人工智能作诗"就一个简简单单的题目,它就没法与真人的作品相比了。

至此,清华大学包揽了今年世界三大超算竞赛冠军,实现了继2015年后又一次“大满贯”。清华超算团队在三大国际性大学生超算竞赛中累计获11项冠军。

静夜思("机智过人"作品)
月明清影里
露冷绿樽前
赖有佳人意
依然似故年
(专家指出此诗没有一点"思"的味道)

今年10月底,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布的2019世界大学计算机学科排名中,清华大学成功蝉联,再居首位。

以上见《机智过人》第十期中的作品!人工智能在丢人现眼,建议做人工智能研究的,也别跑出来丢人现眼的为好,即使是清华北大的人才又能怎么样?好好去找你人工智能更适合的工作做,要做的那些领域多多。

两夺高性能计算研究领域国际最高奖戈登·贝尔奖,打破该奖项设置29年来无国人获奖的空白;上世纪80年代起布局人工智能研究,研究成果大放异彩;人才培养抓主干课程、重基础、强实践;人事制度改革将教师分系列管理,激活动力……近日,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探求该校11次获国际性大学生超算竞赛冠军背后的“独门秘籍”。

找准方向 重回领跑席

成立60年,清华计算机系战果辉煌:晶体管、电子管、集成电路……这些课本当中常见的语汇都曾是该系叱咤风云、笑傲江湖的“绝学”。过去近10年,清华计算机学科更是取得了质的飞跃。

但一度,学科的发展也陷入迷茫,甚至被外人评价“除了计算机不搞,啥都搞”。

2010年,清华大学组织对计算机学科开展首次国际评估,评估委员会给出的评价是:“清华大学要在国际上力争达到顶级水准,必须有世界一流的计算机学科,并具有在该学科某些领域内成为国际领导者的抱负。”

这一年,计算机系教授吴建平刚担任系主任,他也在思考:系里研究方向10多个,做什么的都有,但重点不突出,到底该在哪些方向领跑?

经讨论,系里公认:计算机系不做计算机不行,不做计算机系统不行。“这是建系之本”。

于是,传统优势项目高性能计算机系统被高度关注,人工智能、下一代互联网也被系里列为另两个重点努力的目标。

但手头没有高性能计算机系统的大项目,让不少教师信心不足。

大数据时代来临,国之重器应运而生。2010年以来,“天河一号”“天河二号”“神威·太湖之光”等超级计算机的惊艳亮相,刷新着人们的想象力,也让清华计算机系看到了机遇。

凭借多年积淀,计算机系主动出击,开始运营当时全球运行速度最快的“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通过合作,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出来。”吴建平说,“全球最快计算机你都不摸,你怎么去赶上别人?”

这算完成了第一步。紧接着,要在这个“大块头”上做通用应用软件。

几年不懈努力。2016年,依托“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以清华计算机系为中坚力量的研究团队,完成了国际上首次用超过千万核对气候高速度、高精度的数值模拟,将戈登·贝尔奖收入囊中,实现该奖项29年来中国首次获奖;2017年,清华计算机系又基于数据压缩、异构任务划分等一系列创新,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对唐山大地震的高分辨率模拟,再次斩获戈登·贝尔奖。

高性能计算机系统重回国际第一方阵,其他研究方向也开出绚烂之花。

“月明清影里,露冷绿樽前。赖有佳人意,依然似故年。”去年12月,一款名为“九歌”的写诗机器人在电视节目中“机智过人”,凭借对30万首诗歌的深度学习,通过两轮人类测试,圈粉无数。而在另一档益智问答节目中,名为“汪仔”的机器人也“碾压”了多名选手。这些“黑科技”都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有着密切关联,而在人工智能领域,清华已深耕40载。

“改革开放初期,看了很多英文材料,发现所有美国大学计算机系都有人工智能方向,我们决定‘先结婚,后恋爱’。”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张钹回忆说,之后,在上世纪80年代,清华计算机系成立了国内首个智能机器人实验室,发表了国内第一篇人工智能领域论文,在国内首获人工智能领域第一个国际重要奖项。上世纪90年代,又成立全国第一个与人工智能有关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如今,清华人工智能的研究方向包括数据驱动与知识驱动相结合的深度学习,与脑科学结合的交叉学科的探索……

而历经10余年,下一代互联网也取得了快速发展:从IPv4到IPv6,再到下一代更大规模、更快、更安全的互联网平台……

回望当初的“小目标”,吴建平有些“小自豪”:“方向完全正确,成果可圈可点。”

本文由凯旋门074网址发布于凯旋门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开发出作诗机器人,节目中诗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