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与机遇并存,中文学科如何突围

本报杭州11月5日电(记者叶辉 通讯员李远村)在当代语境下中文学科如何走出困境?如何保持传统优势,不断开拓创新?中文学科如何走向国际?今天,北大、复旦、人大及台湾、香港、韩国、日本等国内外知名大学中文系的掌门人及专家聚首杭州,出席由浙江大学中文系举办的“中文系学科建设:历史经验与全球视野”国际学术研讨会,共商中文学科走出困境的对策。已有近百年历史的浙江大学中文系是一个老系、强系、大系、名系,历史上名师云集,群星璀璨,在国内外学术界名声卓著。浙江大学党委书记金德水在今天的致辞中以“源远流长,名家辈出,薪火相传”来评价中文系的辉煌历史及巨大成就。回望过去,中文学科曾经辉煌。立足现实,中文学科现状不容乐观,重理工轻人文的时代通病,社会世俗化、教育市场化、学术评估指标化的生存环境等原因导致中文学科陷入困境。特别是高校学术评估指标化对中文学科的束缚,浙大中文系主任吴秀明教授称现在是“量化时代”,课题量化使许多老师忙于跑课题,“国家课题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老师没有时间和精力做学问。“板凳要坐十年冷”,量化的压力已无法使老师安心于学问而变得浮躁。毋庸讳言,整个人文学科正面临边缘化、市场化、信息化、网络化的困扰和冲击,中文学科在高校成了弱者。有专家认为,要接受这一现实,正视这一现实,同时要反思为什么中文学科不被重视?中文学科有什么值得重视?在此基础上再想办法生存。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赵世举教授提出的对策是:立足基础,面向应用,注重传统,大胆创新。吴秀明的建议是:立足现实,背靠历史,面对世界和未来。当前,国内建一流大学之风日盛,建一流大学成了建一流大楼。可大师呢?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日寇侵略,民族危亡,滚滚硝烟中,中国却涌现了大批的大师,学术天宇星光灿烂。而今国势强盛,全国高校大楼林立,大师却寥若晨星。为何国势衰微甚至国家危亡时大师辈出,而经济强盛,社会和谐却大师罕见?为什么我们今天培养不出大师?钱学森之问叩击着有识之士的良知。北大中文系副主任沈阳教授提出:今日中文学科的老师,谁敢与前辈比肩?谁敢说现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浙大中文系老主任陆坚教授认为,没有一流的人文学科,就没有一流的大学。要建设一流的人文学科,就要不断改变重理工轻人文的现状,要从困境中突围。(2011-11-06)

手捧刚出版的《浙江大学中文系系史》,浙江大学中文系主任吴秀明教授心情激动。3年多的努力终于化做三卷本146万字的书卷,作为总主编,他深感欣慰。在11月5日由浙江大学中文系主办的“中文学科建设:历史经验与全球视野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国内外知名大学一流中文系的掌门人及专家们都为这部《系史》击节赞叹,在中国高校,出版校史者甚多,而以如此厚重的篇什记述一个系的历史,极为罕见。对浙大中文系来说,出版《系史》及召开研讨会,目的均是寻找中文学科走出困境的途径。中文学科陷入困境这是国内外名校中文学科战将云集运筹“突围”的会议:北大、复旦、人大、南大、南开、武大、台大和香港的中文大学、浸会大学及日本、韩国等高校的专家学者参加研讨;这也是一次颇有意味的聚会:探讨的话题是中文学科如何走出困境。专家们认为,在精英教育向大众化教育的转变进程中,重理工轻人文的时代通病,“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缺失,社会世俗化、教育市场化、学术评估指标化对中文学科的冲击……种种原因致使中文学科陷入困境:选择中文专业的学生人数减少;量化管理带来学术研究的短平快,精品力作减少;经费投入不足;政策制定往往以应用性学科为基准,较少考虑人文学科的特殊性。为使人文学科走出困境,教育部1995年专门设立带有扶持性质的文科基地,对全国40多所高校文史哲基地学科进行经费资助,但问题没解决反而更加严峻。台湾大学中文系主任李隆献教授认为,在经济主导下,人文学科受到忽视,教师队伍裁员,传统研究变得越来越弱势,经学与古典文学研究越来越被忽视;中文学科担当的传统价值观教育也面临巨大考验,与现代人的思维越来越拉开距离。日本、韩国专家也谈到类似的情况。中文学科曾经辉煌。已有百年历史的浙大中文系曾经名师云集,刘大白、沈尹默、马叙伦、钱基博、夏承焘、王驾吾、沙孟海、姜亮夫、蒋礼鸿、沈文倬,一个个响亮的名字,令人肃然起敬。北大中文系副主任沈阳教授说,去年评估,北大中文系已被“老二”。“就算北大中文系功夫了得,那也是明日黄花,早已今非昔比,试问今天哪位教授敢与我们的前辈比肩?谁敢说今天的北大教授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原清华校长梅贻琦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厦之谓也,有大师之谓。”的确,大楼和大师,金钱与学问,皆大学所需要,缺一不可。如今全国许多高校都在建一流大学,为追求一流,大楼越造越高,越造越豪华,建一流大学成了建一流大楼,可大师呢?钱学森之问叩击着有识之士的良知,值得深思。中文学科陷入困境的原因很多,最受诟病者则是以工科管理模式管理文科,其中量化考核对中文学科伤害最大。“量化时代”的困惑中国文人做学问一直推崇“板凳要坐十年冷”。但在高校的量化指标考核面前,中文老师“猴子屁股坐不住”,浮躁、焦虑之情弥漫整个中文领域。目前高校采取的业绩点考核方法使教师没有时间和精力静心做学问。有学者称现在是“量化时代”,课题量化使教师忙于跑课题、跑项目、发论文。“国家课题多娇,引无数教授竞折腰”,于是就出现了大量速成并速朽的短平快成果。完不成量化指标,轻则拿不到工资奖金,重则下岗。浙大中文系沈文倬教授一生主要著作仅一部,可就这一部著作却奠定了他“今世治礼经者之第一人”的崇高地位,若对他进行量化考核,他也许只好下岗。与会学者认为,目前人文学科盛行的量化评价体制不符合学术发展规律。浙大中文系张德明教授说:“学术评估日益指标化,‘研究课题’的量化进一步取代了‘研究成果’的量化,在这些新的衡量指标的管束下,静下心来搞研究变得愈发困难。”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徐兴无教授认为,中文传统学科与现在的评审机制格格不入,导致许多短视功利化行为。量化考核等管理模式把教师的教学、科研、精神、传统、学风等量化成数据,结果是庸作频现。因此有人说,量化考核对理工科是“治懒的良方”,对人文学科却是“创新的杀手”。中文学科寻求“突围”中文需要“突围”!中文如何“突围”?与会者认为,十七届六中全会上提出“文化强国”的发展战略,这为中文“突围”提供了转机。为了中文“突围”,浙大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重资从国内外引进人才;2011年省重点学科申报时,为支持包括中文在内的文科基础学科,将省里要求的文科申报名额占浙大总数30%提高到40%,经费也相应提升;中文系编撰《系史》,以传承历史经验。更多学者认为,中文面对困境,必须直面挑战。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思和等教授提议,改革人文学科资源分配制度,为人文学科提供特殊的扶持,给中文老师提供较高的待遇,使他们不必为课题奔波,安心学问。浙大中文系黄健教授认为,现在中文系人才留不住,尤其是刚毕业的博士,工资低,津贴少,津贴是根据量化考核结果发的,刚毕业拿不到课题,而理工科博士期间就做课题有收入了。黄健吁请给中文学科特殊政策,提高中文系老师的收入,让中文系老师安心学术。围绕中文如何“突围”,吴秀明提出五条路径:按照学术规律行事,力戒浮躁,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协调西学方法与传统学术的关系,寻求新的突破口;探寻个人与团体相结合的新的学术运行机制,在主流学术圈发出有力声音;参与跨文化跨语际跨学科的对话交流,在国际舞台展示自己,拓宽发展空间;介入当代社会改革和文化建设,成为当代思想文化创造者和人文精神建设者。张德明提出,中文学科的学术风气要有“四气”:坚守学问的底气,坚持真理的勇气,务实研究的正气,不唯权、不唯钱的志气。(本报记者 叶辉 夏桂廉)2011-11-29

新华网杭州11月7日电(记者 余靖静)曾经大师辈出的中文学科,在当代却因社会世俗化、教育市场化、学术评估指标化的挤压,面临“边缘化”的困境。日前,在杭州召开的“中文学科建设:历史经验与全球视野”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两岸多位高校中文系“掌门人”及学者共商中文“困局”“突围”之策。与会学者认为,当下中文学科的困境之一为整个大环境的市场化及与之并生的对传统价值观的轻视。台湾大学中文系主任李隆献教授说,整个世界的大环境以经济为中心,人文学科被忽视,传统研究愈为弱势。以他本人所从事的经学研究为例,2011年竟没有招收到一位博士。困境之二是现行高校学术管理体制中普遍存在“理工科思维”。浙江大学中文系主任吴秀明教授说,大陆近年来通过各种专项经费以及各地多层次的文化工程,给中文学科以相当力度的经费资助。但课题项目大多不能按时结题,之中的佳作也不多,原因之一是现行的学术评估指标化即“量化”问题,使得研究过程比研究成果更重要。在这种量化体制的影响下,研究者较难潜心学问。浙江大学博导肖瑞峰教授说,“量化”的学术环境对“板凳甘坐十年冷”传统学术精神的腐蚀,在研究生培养中体现得尤其明显,因不少高校对发表论文有明确规定,一些学生为尽快拿到学位,即便是论文不成熟,也要争取发表,到相关刊物编辑部“走动”、“通融”成为常事。困境之三在于学科发展的话语执掌者,其思维观念和价值取向多讲求“实用”。北京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沈阳教授说,目前的学术体制中,一级学科的设置对学科发展有决定性意义。根据国务院学位办最近正式发布的学科目录,不少学科“扩容”或“升级”,中国语言文学却仍“静止”在一个一级学科。过去两年中,大陆50多所高校的多位学者曾联名呼吁,在中文学科中多设两个一级学科,但最终未果。“中文学科目前正处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特殊历史拐点,”吴秀明说,在经济中心的时代,中文学科或难重现辉煌,但学科负责人、带头人以及想在专业领域有所作为的年轻学者,却应保持适度的距离和适当的超越,保持一份理性的态度,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思和教授说,教育的功能除了传授知识外,还应包括启蒙人自身潜在的生命自觉,如思考人与世界的关系,人如何来承担对这个世界的担当等。而在这样的人文教育中,中文学科起到最基础的作用。高校学科管理者应该思考,如何摆脱主导的“重理工、轻人文”思维,在收入、职业前景等方面做好保障,令研究者安心。(2011-11-07)

  在全球化语境中,作为传统人文基础学科的中文学科正面临全方位挑战。如何走出困境获得可持续发展,是摆在已走过百年历程的中文学科面前的重大课题。

  近期,浙江大学主办了中文学科建设:历史经验与全球视野国际学术研讨会,海内外100多名学者相聚西子湖畔,围绕全球化语境与中文学科发展的主题进行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

  百年学科已边缘化

  作为现代大学制度下的一个独立学科,中文学科已有百年历史,但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却面临发展困境。与会学者普遍认为,目前包括中文学科在内的整个人文学科都正面临边缘化、市场化、信息化、网络化的困扰。大家认为,与其怀念过去的辉煌,不如直面当下的挑战,为自己找到恰当的定位,利用逐步改善的外部条件,寻求学科的新发展机遇。特别是随着国家文化强国战略的制定,中文学科应抓住这一发展契机,努力传承中华文化和人类文明,不断发展壮大学科。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主任吴秀明教授以《中文学科建设:文化强国战略下的突围和发展》为题,在回顾中文学科在20世纪曾出现辉煌历史的基础上,对当下中文学科面临的生存状态及其如何突围,提出了应对之道:立足现实,背靠历史,面向世界和未来。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赵世举教授也提出对策:立足基础,面向应用,注重传统,大胆创新。

凯旋门074网址,  在全球化语境中,中文学科面临困境有着某种必然性。台湾大学中文系主任李隆献教授说,整个世界大环境以经济为中心,人文学科被忽视,传统研究沦为弱势学科。他举例说,自己所从事的经学研究2011年未招收到博士生。北京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沈阳教授从增设汉语语言学一级学科失利出发,探讨了影响中文学科发展壮大的阻力,其中包括中文学科传统体系架构的稳固性,以及学科调整所牵涉的诸多利害关系等。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思和教授指出中文教育功能除传授知识外,还应包括注重生命自觉、人与世界的关系以及如何对世界的担当等问题,中文教育目标应是培养具有人文素养的精英人才。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徐兴无教授指出,历史上的学术大师都有传统学派的特点,现有学科建制在很多方面影响了学术生命力的培养。

  在守正基础上创新

  中文学科在大学学科体系中曾是一个具有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学科,名师云集,群星璀璨。而今国势强盛,高校大楼林立,大师却寥若晨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与会学者认为,对此中文学科要进行深刻反思,应在新环境下注重传承,注重创新发展。中文学科的价值在于传承中华文化和人类文明的同时,也产生影响社会进程的思想。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沈松勤教授指出,中文学科的建设发展要在借鉴前辈学人的学术传统基础上,重新确立学术方向,构建新的学术队伍。复旦大学新闻系主任黄旦教授指出,现在学科发展缺少内涵上的挖掘,过于重视学科外延的扩展,其实学科间有严格的界限,与其直接强调学科交叉,不如以问题为导向,在研究过程中融入其他学科的知识。浙江大学中文系黄健教授指出,要实现中文学科的真正复兴,更重要的是创造新的学科发展业态,在遵循文化发展规律的基础上,按照中文学术和学科规律办事,这样才能进一步促进中文学科的良性发展。

  与会学者指出,目前高校学术成果数量突飞猛进,却未能有效缩短与世界一流高校的距离。中文学科应在守正的基础上寻求创新。陈思和认为,学者要有意识地寻求创建共同体,谋求自管自治,改革人文学科的资源分配制度,抵制功利化思维。赵世举则依据武大经验指出,中文学科不应忽视应用研究的项目申请,反而可借之促进学科的发展。

  人才培养是中文学科建设中的重要环节,也关系着学科未来的发展,目前国内高校中文学科人才培养还存在不少问题。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冯胜利教授以美国和香港的中文学科人才培养模式为例,指出内地大学在训练学生的批判性思维等方面有所欠缺。日本神户外国语大学佐藤晴彦教授、韩国高丽大学张东天教授分别介绍了各自大学汉语教学与中国文学教育的相关情况。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教授指出,要突破现有的文学史教育模式,教材编纂和教学方式的多样化应是有效发展路径,可邀请当代作家进行文本教学。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李炜教授以中山大学中文本科生教学为例,指出了加强本科生母语基本功训练的重要性。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党委书记楼含松教授认为,中文学科的教师和学生要既研究本专业知识,又紧密关注社会、人生等现实问题,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将个人发展与整个国家的历史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

  中文学科目前正处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特殊历史拐点,吴秀明说,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中文学科或难重现辉煌,但相关学者应与现实保持适度的距离,保持一份理性的态度,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与会学者的发言诚恳且富有前瞻性和建设性,会议体现出高水平的学术品质。这是一次怀有激情与理想的学术盛会。在整个人文学科面临边缘化、市场化的艰难语境下,对于如何寻找学科的突破,谋求学科自身发展之道,更好地呈现一个老学科、老专业顽强的生命力与执著追求,此次会议传达了一种积极正面的信息,为中文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提供了诸多有益启示。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人文学院)

本文由凯旋门074网址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挑战与机遇并存,中文学科如何突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