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性照顾,湖南省常宁畜牧水产局是谁的

■ 议论风生

核心提示:9月25日,法制周末报道,近日,有网友在网上爆料,湖南省常宁市畜牧水产局原局长肖齐兴,在退休前将弟弟、儿子、侄儿、外甥媳妇4名亲属招进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9月25日,法制周末报道,近日,有网友在网上爆料,湖南省常宁市畜牧水产局原局长肖齐兴,在退休前将弟弟、儿子、侄儿、外甥媳妇4名亲属招进了本单位,其儿子在上学时就已经进入了事业单位编制。同时,该单位还按干部职工“打分”的高低,安置了包括副局长、工会主席等数十名干部职工的亲属。随后,常宁市政府新闻办25日晚作出回应称,从历年进人的情况来看,并不存在严重违规违纪情况,但部分存在带政策照顾性质的安排安置,网友所称的“近亲繁殖成明规则”,与事实不符。 但无论怎么“不符”,该局办公室主任李文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他说,照顾本单位子弟就业,这以前在常宁乃至湖南都是“通病”。李文君说:“很多干部子弟读大学时,学的就是畜牧或者水产专业,毕业后,不分配到畜牧水产局,分配到哪里去?”“我们单位的子弟,我们自己不去消化和解决的话,人家单位是不会帮你去消化和解决的。其他单位只会解决和消化自己单位的子弟,不会吸收我们的子弟。人家单位不照顾我们的子女,我们自己还不照顾呀!” 曾经有一阵子,这种“萝卜招聘”颇为人们所诟病,很多地方都有所收敛。没想到在湖南常宁却成了“常态”。而且,从办公室这位李主任的言辞来分析,当地普遍认为这不是一件不对、不好的事情。 比如这句:“人家单位不照顾我们的子女,我们自己还不照顾呀!”言下之意,煞是委屈。在这个逻辑里,无论哪个“单位”,都成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像祖宗产业一样是要荫庇后人的。既然人家的不中用,自然就要用上自己的。言之凿凿间,完全没有一丁点想到,这“单位”分明是人民政府的一级机构,这本来是“人民”的!局长、书记乃至工会主席们有什么权力、有什么资格跑到这里来“家天下”? 稍微有点政治水平的人大概都不会在正式接受采访时说出这么没水平的话,所以,只能理解为这种荒谬的逻辑在当地已然大行其道,以至于不正之风压倒了社会公理。如果不是有人举报—报道中提及,举报人也并非是出于公愤,而是欲分一杯羹而不得—这个盖子大概会一直捂下去,这种荒谬的论调会更加深入人心。 所以我们不禁要问,常宁畜牧水产局的上级干什么去了?相应的监督机构在哪里?一个错误,不能因为大家都犯就不成其为错误。这种近亲繁殖式的招聘,只会让反腐败工作越来越难,让平民百姓的子女更加没有希望。这种“幸福我一个,亏了千万人”的自私自利,绝对与群众路线背道而驰。

7月6日晚间,针对国务院督查组此前披露的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口岸部分单位企业乱收费乱涨价行为,满洲里市政府回应称,全面彻底推进整改落实工作,其中截至目前,已全面停止收取口岸设施建设维护费。

针对舆论提及的湖南常宁市畜牧水产局存在违规进人现象,25日晚,常宁市政府新闻办回应称,从历年进人的情况来看,并不存在严重违规违纪情况,但部分存在带政策照顾性质的安排安置,网友所称的“近亲繁殖成明规则”与事实不符。目前,常宁市纪委、组织等部门已全面介入调查。(9月26日新华社)

此前督查组发现,为了规避国家规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审批权限,满洲里市政府以经营服务性收费名义收取口岸设施建设维护费,但实质上这项收费的性质属于政府收费,而且是加重企业负担的乱收费行为。

面对舆论质疑,当地政府方面对“满局皆是‘父子兵’”予以否认,还抛出“政策性照顾”的说法。言下之意,该局中存在“违规的安排安置”,也是在政策设计的范畴之内。

目前该项收费标准为过境货物每吨8元,2018年收取1.05亿元,2019年1~5月收取0.45亿元。根据国务院督查组测算,上述收费直接冲抵了70%减税红利。

可事实上,“政策性照顾”与舆论诟病的“明规则”之间,又差了多少?如果说,萝卜招聘还往往存在于暗箱操作中,那“政策性照顾”则抖落了违规操作的隐蔽一面。既然算得上政策性的,也就意味着,是将某种规则进行了程序化确认,赋予了执行力与强制性。

虽然目前当地已经停止了收取这项费用,但并未明确已经收取的巨额资金如何处理,会否将相关乱收费资金全额退还给企业?这有待当地正面回应。

当地政府所说的“政策性”,至少不符合政策规范。相反,它更像是对涉事畜牧局自定进人规则的“认同”:据了解,在该局,按照工作人员的职务高低打分,职务高者打分高,子女也就优先安置就业。这畸形的规则,显然有违公平正义,可当地却将其用“内部制度”的方式确立。

政府预算专家、上海财经大学邓淑莲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口岸设施建设维护费既然被定义为政府乱收费,这笔费用就应该退还给企业,退还必须公开透明。另外按照财经纪律,相关负责人应该受到严惩。

应该说,涉事畜牧局作为事业单位,兼“冷衙门”,轻易地出现安置子女就业的景象,有其现实根源,也抖落了现实中对其监督的疏忽。可这不足以漂白这违规操作的灰色意味。作为当地职能部门,在发现这劣迹后,理应及早纠偏,并摒弃违规做法。

“如果这笔费用定为乱收费,那应该退还给企业。可以发布相关公告,在规定时间里让企业自主申请退款。”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副院长范子英告诉第一财经。

遗憾的是,一句“政策性照顾”,却给人以轻描淡写、为其漂白的意味。不加以反思与矫枉,反而以“不存在严重违规”和“政策性照顾”回应质疑,太显轻佻,也缺乏问责纠偏的诚意。这到底是意识不到违规操作对公平的伤害,还是有意包庇?

约1亿元的口岸设施建设维护费最终上缴满洲里市地方财政,去年全年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11亿元,由此可见这笔乱收费是当地重要财政收入。随着这笔收费全面停止,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当地如何保障财政收支平衡,尤其是在减税降费下当地财政收入已经陷入负增长泥潭。

而今,当地纪委等已介入调查。要想纠偏,就必须纠察出“近亲繁殖”乱象,该清退的清退,该问责的问责。但要平息汹涌的舆论质疑,光这还不够:解剖他们回应中的暧昧态度与包庇倾向,对这类“冷衙门”补全监督黑洞,都不可或缺。

此次国务院督查组除了发现当地政府乱收费外,当地国企满洲里融合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存在乱涨价行为,另两家民企满洲里晋西龙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满洲里万利通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存在违背合同工乱收费行为。

□喻辛(媒体人)

对此,满洲里市政府回应称,督促满洲里海关、满洲里铁路车站对货代企业违规收费进行专项整治,满洲里海关下属融合公司已暂停收取进口原木熏蒸费,满洲里铁路车站已与万利通和晋西龙两家公司终止了合同,违规收费已全部清退。

(原标题:莫以“政策性照顾”漂白“权力近亲繁殖”)

专家称,既然企业违规收费已经全部清退,那么政府乱收费是否清退、如何清退,也应尽快明确。

目前,满洲里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满洲里海关、满洲里铁路车站等联检联运部门成立了检查组,对口岸通关环节各类收费行为进行全面排查,出重拳、下重手,严惩不贷,切实优化口岸营商环境。

针对相关执法监管人员失职、渎职问题,满洲里市委已责成市纪委监委启动问责程序,依法依规依纪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本文由凯旋门074网址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政策性照顾,湖南省常宁畜牧水产局是谁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