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杭州建中国基因组学中心,基因技术将帮助

早报讯 昨天,2006年国际基因组学大会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召开,“基因之父”沃森提出:杭州应当能建立中国基因组学中心。杭州感觉很漂亮。我希望这样漂亮的城市能够建立中国基因组学中心,争取胜过上海、北京。不管怎么样,我很想鼓励中国年轻的科学家们多踏踏实实地做些基因方面的研究工作。”1953年2月28日,全美国最年轻的病毒学博士——25岁的詹姆斯·沃森和年纪最大的物理学研究生——37岁的弗朗西斯·克里克搭档,从DNA(脱氧核糖核酸)光衍图上解读出它的双螺旋结构。这个发现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通往破解人类生命之谜的大门,是20世纪继爱因斯坦相对论后又一划时代的发现。1962年,沃森和克里克凭着这一重大发现,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发现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与日俱增:克隆技术、基因工程、生物芯片技术、DNA亲子鉴定技术等都与之密不可分。“基因之父”沃森越来越受到全球科学界的尊敬和推崇。昨天,应邀前来参加2006国际基因组学大会的沃森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这也是沃森此次中国行中首次接受媒体专访。“中国基因组学已经在世界取得了先进的地位。”沃森认为,人类基因组计划对人类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有利于人类防御癌症,二是防御精神疾病。“我有一个儿子患有精神病,基因科学对精神分裂症的防御治疗,也是目前我最感兴趣的内容之一。我现在正募集巨额的私人基金,试图投入到基因科学防御精神分裂症的研究中。”沃森对中国怀有特殊感情。1981年,他携全家第一次来到中国。看到中国百废待兴的情况后,沃森给驻美大使写了一封信。此后,他开始大力培养中国的基因科学人才,他召集了40多名中国最好的生物学工作者到国际生命科学领域的顶级研究机构“冷泉港”学习,后来这些人回国后在基因科学领域发挥了巨大作用,其中包括中国工程科学院院士李载平。“希望在世时和未来都能对中国的基因发展产生巨大作用。”这是沃森对中国基因科学家们说的。采访结束时,沃森很愉快地写下“Study hard and have high dream.James D.Was”(怀着崇高的梦想努力学习。詹姆斯·沃森)送给早报读者。他还幽默地在留言旁边画了一个双螺旋结构,表示自己。1953年2月28日早上,这真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早晨。这天早上,全美国最年轻的病毒学博士、25岁的詹姆斯·沃森和全美国搞物理年纪最大的老研究生——37岁的弗朗西斯·克里克组成的这对研究搭档,从DNA(脱氧核糖核酸)光衍图上解读了它的双螺旋结构。这个发现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通往破解人类生命之谜的大门。用双螺旋结构解释遗传如何进行,这是人类对自己、对生物学认识的巨大飞跃,也是20世纪继爱因斯坦发现相对论之后又一划时代的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与日俱增:克隆技术、基因工程、生物芯片技术、DNA亲子鉴定等都与之不可分割。1962年,34岁的詹姆斯·沃森和46岁的克里克凭着这一重大发现,一起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50多年来,基因科学的迅速发展,“基因之父” 詹姆斯·沃森越来越受到全球科学界的尊敬和推崇。2006年10月18日,是詹姆斯· 沃森第二次访问中国。几天来,他途经北京、西安,22日,终于在大家的期盼中抵达中心站杭州,参加在杭召开的“2006年国际基因组学大会”。昨天,詹姆斯·沃森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这也是沃森二度访华期间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双螺旋结构的偶然发现发现双螺旋结构之前,科学家对生命现象进行了长期的思考和研究:是什么因素使人类能够一代一代地将遗传特性保持下去?为什么人生人,老鼠生老鼠,人不会生出老鼠或其他不像人的东西?时间回到1953年的2月。当时,刚刚迈出校门不久的病毒学博士沃森和不得志的物理研究生克里克通过一位朋友,偶然机会看到了英国伦敦大学一名女实验科学家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在1951年11月拍摄的一张十分漂亮的DNA晶体X射线衍射照片,这一下激发了他们的灵感。他们不仅确认了DNA一定是螺旋结构,而且分析得出了螺旋参数,并且分析得出:“磷酸根在螺旋的外侧构成两条多核苷酸链的骨架,方向相反;碱基在螺旋内侧,两两对应。”一连几天,沃森和克里克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兴高采烈地用铁皮和铁丝搭建着模型。1953年2月28日,第一个DNA双螺旋结构的分子模型终于诞生了。当天,克里克兴奋地冲进英格兰剑桥大学的雄鹰酒馆,在那里他向一群困惑的听众宣布,他和沃森发现了“生命的秘密”。4月25日,他们的发现在《自然》杂志出版,9年后,两人获得了诺贝尔奖。而此时,女实验科学家、犹太人富兰克林由于长期受X射线的影响,已于4年前得卵巢癌去世,享年仅37岁。富兰克林生前非常有个性,经常对人尖锐批评,沃森和克里克也尝过她的苦头。沃森在1968年出版的《双螺旋》一书中,满怀感情地写道:“现在有必要阐述一下她所取得的成就……只是在多年之后,我们才逐渐理解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妇女。她为了取得科学界的承认进行了长期的奋斗……在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垂危时……她还在不遗余力地从事着高水平的工作。富兰克林这种勇敢的精神和高贵的品质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双螺旋结构发现前,曾有很多当年享誉盛名的团队和富有竞争力的科学家参与发现的竞争,但为何桂冠最后偏偏落在看起来最不可能的年轻沃森和不得志的克里克头上?“执着和富有预见性。”一名熟悉沃森这段往事的美国基因科学家这样认为。失败者有失败的各种原因,成功者有成功的相同因素。50多年后,像沃森当年一样年轻的人们,怀着各种各样的梦想去闯荡,如果执着追求,独立好思,又具有很好的预见判断性,敢于冒险,成功怎能会不来到?秋日阳光里的慈祥老人昨天下午,78岁的詹姆斯·沃森戴着一顶浅黄色的圆领帽子,趁着基因讨论会茶休间隙独自散步,享受着杭州的秋日阳光。偶尔碰到来自各国的专家朋友,他就停下来,愉快地交谈。看得出,他很享受这种开放而轻松的氛围。记者用结巴的英语请他为早报读者写个留言时,他碧蓝色的眼睛透露出慈祥善意的光芒,很快在采访本上写下“Study hard and have high dream.James D.Was”(怀着崇高的梦想努力学习。詹姆斯·沃森)他还幽默地在留言旁边画了一个双螺旋结构,以标志自己。然后很绅士地微笑,继续享受他的秋日阳光。沃森的助手告诉记者,沃森喜欢自信执著的人,喜欢即兴而发有意义的交流,不喜欢刻板和墨守成规的人和事物。当然,在他的两个儿子面前,他又是一个非常有家庭观念的父亲,虽然有太太陪同到杭州,但到杭州仅两天,每天都不忘给家里打电话问候家人。1968年至今,沃森担任美国的研究基地“冷泉港”实验室负责人。“冷泉港”是国际生命科学领域的顶级研究机构,被誉为生命科学的圣地。1981年,基因之父沃森携全家第一次来到中国。当年的中国百废待兴,科研状况让沃森很失望,回到美国后,他马上亲自给中国驻美大使写信表达了自己的所见所感。此后,沃森开始大力培养中国的基因科学人才,他召集了40多名中国最好的生物学工作者到“冷泉港”学习、工作。这些人回国后,在基因科学领域发挥了巨大作用,其中名气最大的是中国工程科学院院士李载平。沃森始终对中国怀有一份特殊的关切之情。“希望在世时和未来都能对中国的基因发展产生巨大作用。”他有一次这样对中国的基因科学家们说。希望杭州能建中国基因组学中心记者:1953年,您和克里克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时候,有没有预料到这种发现会给现在的世界带来如此巨大的变化?沃森:双螺旋结构一解出,我们就预料到这会是个轰动的发现,会影响世界。但这一发现如今对世界的巨大改变早已超过了我们当年的预料。记:作为DNA双螺旋结构之父,您亲眼看到了这个发现对世界的巨大改变、深远作用,对今天的这种变化是什么样的心情?沃(微笑地说):当然很乐意看到这种结果。记:当年,是什么强烈地吸引您投入到科学研究中去?沃:我有非常强烈的探索欲,而且这种探索欲与生俱来,孩提时我就非常好奇,总喜欢探究一些在别人看起来好像很正常的事情。记:在您看来,人类基因组计划对未来的人类世界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沃:现在还要等待。但从目前情况看,人类基因组计划对人类最大影响主要体现在人类健康方面,一个是有利于人类防治癌症,另一个是防治遗传类疾病,诸如精神疾病。记:具体一点讲,人类基因组计划怎么样预防精神疾病?沃:精神疾病有非常明显的遗传特征,人类基因组计划科学家找到精神疾病的机组,可以开发更合适的药物,改变目前没有很有效的药物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局面。我有一个儿子患有精神病,基因科学对精神分裂症的防御治疗,这也是目前我最感兴趣的内容之一。我现在正募集巨额的私人基金,试图投入到基因科学防御精神分裂症的研究当中。记:1981年您曾来过中国,25年后,您以78岁的高龄,再次来到中国,感觉基因科学在中国的发展有什么变化?您认为中国的基因科学相比其他国家,目前发展到什么样的阶段?沃:中国基因科学发展更快、更好、更大了。中国基因组学已经在世界取得了先进的地位。中国非常活跃,基因科学在中国得到爆炸性的发展,所以我想来看一下。记:您在杭州呆了两天,有什么印象?对未来中国在基因科学研究领域有什么样的期望?沃:感觉杭州很漂亮。我希望这样漂亮的城市能够建立中国基因组学中心,争取胜过上海、北京。不管怎么样,我很想鼓励中国年轻的科学家们踏踏实实地多做些基因方面的研究工作。记:如果有时间隧道可以让您回到过去的话,您会对当年25岁的自己,说些什么,要求做些什么?沃(非常爽快而肯定地回答):肯定还是会做科学。记:您对中国的青少年怎么看?沃:中国的孩子相比美国孩子有更强烈的求知欲,譬如杭二中就有非常优秀的学生。(本报记者 洪慧敏 通讯员 赵胜)2006年10月24日

图片 1

随着红绸的滑落,刻有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者詹姆斯·沃森亲笔签名的浙江大学沃森基因组科学研究院6日在杭州揭牌。这所全球首家以詹姆斯·沃森名字命名的研究院的成立,标志着我国基因组科学和国际科技界的合作正进一步加深。   今年是DNA双螺旋结构发现50周年,也是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完成之年。詹姆斯·沃森于1953年和合作伙伴一起创建了DNA双螺旋结构模型,并于1962年获诺贝尔奖。1990年,以沃森为首的科学家倡导并启动了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   因故不能出席揭牌典礼的詹姆斯·沃森在录像讲话中说,中国已经在基因组学方面作了大量重要的工作,北京基因组学研究所对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完成给予了很大的帮助。通过部分人类基因组和整个水稻基因组的测序,中国已经成为基因组科学研究中的领先国家。   詹姆斯·沃森说,上个世纪我们目睹了生物学和化学的交汇。在新的世纪里,我们志向更加宏伟,希望能把生物学和心理学这两门学科结合起来, 这将使人类在分子水平更好地理解大脑等器官,而基因组学研究对这种理解是绝对关键的。   “非常高兴参加以伟大科学家詹姆斯·沃森名字命名的研究院揭牌典礼。”远道而来的中国科协主席周光召寄语青年学生,“希望研究院的成立能给青年以极大激励,希望更多的青年人能像沃森那样,在年轻时就为中国乃至世界科学做出贡献。”   由浙江大学和杭州“华大基因”中心联合创办的这所研究院将以“冷泉港”为模式,建成世界水平的国际学院。研究院将每年和冷泉港实验室联合召开2次到4次国际高层次大型科学会议,每年聘请诺贝尔奖得主与国际著名专家前来讲座,举办多级别培训班,并进而扩大到研究生与本科生的培养。 (记者 李斌) 2003-10-07

睿智的眼神,敏捷的思维,78岁的老人一开口,就牢牢吸引住了我们的目光。今天下午,以发现了遗传物质DNA具有双螺旋构造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的“世界基因之父”——美国著名科学家詹姆斯·沃森,在西子湖畔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詹姆斯·沃森是昨天下午飞抵杭州、专程来参加2006年国际基因组学大会的。这是他首次来杭,同时也是第一次接受中国记者的采访。好奇心推动基因之父走向成功“是好奇心推动了我的成功!”一见面,沃森就这么回答了记者的提问。1928年, 詹姆斯·沃森出生在美国芝加哥。“从小我就特别好奇,记得7岁时我收到的最中意的圣诞礼物,就是一本关于鸟类迁徙的书。”沃森说。他读了这本书以后,产生了很多疑问,例如,鸟是怎样从北半球长途跋涉飞往南半球的?幼鸟能找到家吗?稍微长大后,他又知道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对“生命的根源”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总想知道“生命”为何能存在。23岁时,他获得了动物学博士,又一头扎进DNA分子结构的探索中。“我那时最大的乐趣就是想把每件事情都搞清楚,这种好奇心和求知欲驱动着我不断地探索。”两年后,詹姆斯·沃森和另一位科学家成功破译了DNA的双螺旋结构,并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要想搞好科学研究,好奇心与求知欲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对于青少年的兴趣我们一定要注意引导,绝不能扼杀掉这种好奇心。”詹姆斯·沃森的确是这样做的。昨天,一下飞机,他便来到浙江大学之江校区,与大学生们进行交流,之后,他又来到“杭二中”,与一群充满了梦想的青少年谈心。他说:“我们一定要让孩子们理解、并主动参与到科学研究中,激发他们的创造力。”基因技术将对肿瘤和精神疾病防治起巨大作用作为基因之父,詹姆斯·沃森最成功的杰作是发现了DNA的双螺旋构造,此后在2001年,在他带领下,全球首次成功绘制出人类基因组的“工作框架图”,此后又成功绘制出“人类基因组序列图”,为人类生命写下了一本详细的“说明书”。对于基因技术给人类带来的福音,沃森认为,它将对健康起到巨大的保障作用,其中,癌症病人和精神疾病病人又是获益最大的人群。他介绍,由于肿瘤通常是DNA受损后,健康细胞产生缺陷并无限制分裂导致的,因此,通过解读人类基因的遗传机理,就可以知道病人或正常人有哪些基因发生了突变,从而选择出最佳的防治方法。同样,精神疾病防治也会因为基因技术的发展而取得质的飞跃。沃森表示,精神疾病有明显的遗传特征,人类基因图谱绘制成功后,它将能以此为对照,帮助找到疾病发病的机理和基础,从而做出有效的防范措施。沃森坦言:“我自己就有一个儿子患有精神疾病。2003年,杭州召开基因大会时,当时我就想来,没想到儿子突然发病,没来成。现在,随着基因技术不断成熟,精神病人的防治肯定会得到有效的改善!”中国基因技术呈爆炸式发展沃森非常严谨,虽然已是78岁的高龄,头发已雪白一片,但在采访过程中,他的思维却非常清晰,出语也非常谨慎,记者问一句,他一般只简单地回答一下。但当记者问到他对于中国基因技术的看法时,他却突然变得滔滔不绝:“中国的发展非常活跃,无论是经济还是科技,近年来中国基因技术出现出了爆炸式的飞跃,我这次来就是想亲眼目睹一下。”他说,中国目前的基因技术已位于全球前列,它对于生物学领域起到了巨大的提升作用。记者 秦军 张冬素 实习生 郭鑫妮(本报杭州10月23日讯)

莫里斯·威尔金斯

1968年沃森出版了一本具争议性的书籍《双螺旋》(The Double Helix),这本书中对于沃森以外的科学家多所批评。其中将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在书中以自己取的绰号“Rosy”称呼)形容成一个“女学究”(bluestocking)型的女性,从来不注意女性特质,不涂口红也不注重穿着。并且猜测富兰克林的家庭可能是一个不幸的家庭。同时沃森也误以为富兰克林是威尔金斯的下属,并描述她是个不合作的人物。此外书中也描述富兰克林完全反对双螺旋结构模型。 后来沃森与克里克皆坦承富兰克林的研究结果,是建构双螺旋结构的必要线索。克里克在一篇纪念DNA结构发现40周年的文章中说道:“富兰克林的贡献没有受到足够的肯定,她清楚的阐明两种型态的DNA,并且定出A型DNA的密度、大小与对称性。”另外在2003年,国王学院将新大楼命名为罗莎琳德—威尔金斯馆时,沃森在命名演说中说道:“罗莎琳德的贡献是我们能够有这项重大发现的关键。”

弗朗西斯·哈利·康普顿·克里克,(Francis Harry Compton Crick,1916年6月8日-2004年7月28日),英国生物学家,物理学家,及神经科学家。最重要的成就是1953年在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与詹姆斯·沃森共同发现了脱氧核糖核酸的双螺旋结构。二人也因此与莫里斯·威尔金斯共同获得了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1966年,当生物医学的基础轮廓已经被清楚地勾画出来之后,克里克认为是将兴趣转向神经科学、尤其是“意识”问题的时候了,克里克开始思考意识的本质,但他并没有走实验的道路,而是决定从理论研究入手。他对意识问题研究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不仅从自己熟悉的分子角度研究问题,还注重从心理学、神经解剖学以及神经生理学等各个水平,甚至从哲学水平来看问题,以期架起连通各个领域的桥梁,尽管他没有再像从前领导分子生物学一样走在研究的最前沿,但他热切地渴望推动关于脑和意识本质的研究。

图片 2

图片 3

分子生物学

弗朗西斯·哈利·康普顿·克里克

改写科学史

詹姆斯·杜威·沃森(James Dewey Watson),1928年4月6日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美国分子生物学家,20世纪分子生物学的带头人之一,1953年和克里克发现DNA双螺旋结构,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誉为“DNA之父”。1976年沃森担任美国冷泉港实验室主任。沃森使冷泉港实验室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实验室之一,该实验室主要从事肿瘤、神经生物学和分子遗传学的研究,后于2019年因发表种族歧视基因论而被美国冷泉港实验室剥夺了荣誉头衔,遭业界排挤,事业每况愈下,2014年12月4日, 美国佳士得拍卖行当地时间拍卖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者之一、美国科学家詹姆斯·沃森的诺贝尔奖牌,不出数分钟即以475万美元成交。这是第一位在世诺贝尔奖得奖者拍卖奖牌,成交价较估计的250万至350万美元高出很多。

图片 4

莫里斯·威尔金斯(Maurice Hugh Frederick Wilkins),英国分子生物学家,专注于磷光、雷达、同位素分离与X光衍射等领域。毕业于剑桥大学,毕业后到伯明翰大学任教。因解开了DNA分子结构,以及一些相关研究,使其与佛朗西斯·克里克、詹姆斯·沃森共同获得了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威尔金斯和富兰克林(R.Franklin,1920~1958)在建立DNA分子模型中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威尔金斯是新西兰物理学家,40年代开始生物物理学的研究工作。1950年开始研究DNA晶体结构,并在方法上采取了“X射线衍射法”。他们拍摄出第一张DNA纤维衍射图,证明DNA分子具有单链螺旋结构,这在建立DNA的分子模型的工作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罗莎琳·富兰克林,也是这项研究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因病逝世,莫里斯·威尔金斯无缘得奖。

DNA双螺旋结构发现是20世纪最为重大的科学发现之一,和相对论、量子力学一起被誉为20世纪最重要三大科学发现, 继爱因斯坦发现相对论之后的又一划时代发现,标志着生物学研究进入了分子层次,作为现代生命科学和基因组科学的权威,在沃森等人的推动下,“生命登月”工程,人类基因组计划在过去10多年里成功得以实施,人类第一次拥有自己的基因图谱。

图片 5

第62届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告诉你一个划时代声音生命是什么

本文由凯旋门074网址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希望杭州建中国基因组学中心,基因技术将帮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