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半数以上学生每天体锻时间少于1小时,北京

昨天,由北京大学组织调查并撰写的《中国报告·民生·2010》公布了一项对北京、上海、广东三地2400户家庭进行的动态跟踪调查。调查显示,北京、上海和广东三地的孩子中,北京的孩子学习时间最长,平均每天达12.7小时。

:2010-03-03 08:30:00 北大调查显示:北京孩子每天学习12.7小时

首页>教育>教育综合>

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近期开展了针对本市中小学生体育锻炼的专项调查。调查结果令人喜忧参半。喜的是体育设施充足,学生体锻态度积极,平均值达到国家要求;忧的是课业负担挤占课外体锻时间的现象普遍存在,锻炼少导致学生体质堪忧。从本次调查样本数据看学生体质状况,本市中小学生中近视眼比重高达53.3%;半数以上学生每天锻炼少于1小时。

北京孩子学习时间最长

今天上午,由北京大学组织调查并撰写的《中国报告·民生·2010》出炉,该报告对北京、上海、广东的2400户家庭进行了调查。此次调查是根据2008年的样本户进行的跟踪调查。

报告丨家长过度教育是学生负担过重的重要原因

教育综合K12芥末堆子航2018-12-16 · 09:242018-12-16[ 亿欧导读 ] “减负”政策一直是教育部及各级部门政策关注的焦点。根据2017年12月,教育部公布的《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科学合理安排学校作息时间,确保学生课间和必要的课后自由活动时间,整体规划并控制各学科课后作业量。图片 1图片来自“123rf.com.cn”

减负是教育部今年重点推进的工作,一方面是规范校外的辅导机构,一方面是改革中高考制度。近日,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和一起教育科技联合发布了《2018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报告分析了小学生课业压力增加的年龄阶段、原因和减负政策影响。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减负”一直是备受关注的教育问题。面对日益激烈的小升初竞争,该如何给小学生减轻学业负担?据统计,自1985年以来,中央政府层面下达的“减负令”累计达49次。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整治校外培训机构行动也强调的重点。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研究所2017年数据显示,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课外补习总参与率为47.2%,学生校外教育平均费用约为5616元,全国校外教育行业总体规模达到4580多亿元。全国中小学生平均每周要花费5.4小时进行课外补习,时间最长的省份超过每周7小时。

近日,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和一起教育科技联合发布了《2018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报告分析了小学生课业压力增加的年龄阶段、原因和减负政策影响。

据了解,本次测评依托线上调查平台,16830名小学生父母参与了此次调查,样本涉及小学六个年级的学生,覆盖我国多个省市,例如广东2710名学生、山东1422名学生、江苏1772名学生、浙江1220名学生等。

体锻时间平均67分钟

在“教育时间投入”的调查中,三地在校学生平均每天用于学习的时间为12小时,其中北京的学生每天用于学习的时间最长,为12.7小时;上海学生其次,为12.4小时;广东省的学生平均每天学习时间最短,为11.4小时。课后学习时间,仍是北京学生以日均3.6小时夺冠,其中小学生花在课后学习的时间更是长达4.5小时。

调查结果显示,上海家庭年均收入最高,达到6.4万元,北京为5.3万元,广东为4.8万元。而从三地总体生活满意度来看,北京地区满意度最高,达到58.9%,上海和广东表示不满意的都占20%。“80后”群体和“50前”群体的生活满意度最高,“60后”“70后”群体生活满意度最差。调查显示,大学及以上的受访者满意度最高,小学文化程度的居民满意度最低。

2年级小学生压力陡增,家长焦虑是主要原因

图片 2

根据报告,家长过度教育和学校追求升学率是造成学生课业负担增加的首要原因。除此之外,学校教学效率不高、作业偏多;培训机构推波助澜,和课程设置不合理等原因也是造成课业负担的原因之一。

图片 3

报告将父母感知到的学生学业负担状况分为三组:学业负担轻、学业负担中等和学业负担重。其中,39.49%的家长认为孩子学业负担重。在全国范围内,相较北方大部分省份,江苏、广东、湖北等南方省份学业压力更大。

图片 4

其中,一年级有28.65%家长反映子女的负担重。值得注意的是,比例在二年级就直线跳升至40%左右。这从一定程度说明,各个年级普遍存在学业负担问题,且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减负问题已十分严峻。

图片 5

根据调查,小学生中每天可睡到自然醒的比例仅为23.99%,每天由脑中或是他人叫醒的比例高达76.01%。其中有29.26%的学生睡眠不足8小时就被闹钟或是他人叫醒。同时,广东省、湖北省、福建省的父母感受到的学生的学业负担相对较大,因此这些孩子睡眠不足8小时被叫醒的比例也最高。

此外,随着年级的增长,小学生睡眠时间也随之变短。根据调查,四年级、五年级有三成以上的孩子每天睡眠不足八小时被叫醒,到六年级这一比例已高达39.5%。

辅导班也是给学生带来压力的重要来源之一。根据调查,仅有38%的学生没有报辅导班,有62%的学生报了辅导班,其中六成以上的小学生均报名参加了语文、数学、英语等各类辅导班。

图片 6

在所有调查省份中,北京上海的学生参培率更高,有七成以上;而广东省、山东省相对较少,但同样有接近六成的学生接受课外辅导。

调查结果显示,中小学生每天体育活动时间的平均值为67分钟,略高于《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要求的1个小时。

专家分析

在“教育时间投入”的调查中,三地在校学生平均每天用于学习的时间为12小时,其中北京的学生每天用于学习的时间最长,为12.7个小时,上海学生其次,为12.4个小时。广东省的学生平均每天学习时间最短,为11.4小时。课后学习时间,仍然是北京学生每天课后学习时间最长,为3.6个小时,其次是上海的学生为3.2个小时。

近半数家长支持减负,如何实行成重点

“减负”政策一直是教育部及各级部门政策关注的焦点。根据2017年12月,教育部公布的《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科学合理安排学校作息时间,确保学生课间和必要的课后自由活动时间,整体规划并控制各学科课后作业量。家校配合保证每天小学生10小时、初中生9小时睡眠时间。

图片 7

与此同时,根据调查,家长对于减负政策也大多持有支持态度。其中,46.06%的家长是支持学生减负,仅有2.50%的家长完全不支持减负。但事实上,具体减负该如何进行呢?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认为,对于减负的“负”的定义,大家讨论了很久,但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因为学习知识不可能没有负担,关键要看负担是否合理适当,是具有挑战性的学习内容带来的负担,还是重复练习带来的负担。

王殿军强调,对于部分特别优秀的学生,目前学校的学习内容普遍简单,学生反复练习已经掌握的内容,觉得负担很重。而在美国,最优秀的学生学的课程可能比普通学生多一半,美国的AP课程有34门,最好的学生可以学15门,学过的课程进入大学后可以免修,直接抵学分。这些学生的学习内容极具挑战性,看似负担很重,学生却并不觉得累。

相关推荐:

整改校外培训机构,只是减负道路上的一步

教育部:九成培训机构已整改完成,扶持符合要求的素质教育机构

《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八问教育部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

制图员和摄影师 电子学家 建筑造价师 计算机硬件工程师 石油工程师 采矿和地质工程师 电气工程师 核能工程师 景观设计师 生物医学工程师 土木工程师 建筑师 航空航天工程师 化学工程师 机械工程师 教育综合K12行业观察行业观察减负中小学教育

图片 8广告
WIM2019女性创业者论坛,她们眼中的创新和未来,期待与更多教育同僚共同见证,12月7日,我们北京见!

但这个平均值的得出,呈现非正态分布,有63%的学生锻炼时间低于67分钟的平均值,仍有51.3%的学生每天锻炼时间少于1小时。大多数中小学生平均每天锻炼时间主要集中在40分钟—80分钟,占总数的73%,其中40分钟—50分钟的最多,占30%。

随着义务教育资源均衡化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将教育投资的目光由校内转向校外,也由此催生了大量的特长班、奥数班等。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丁小浩说,校外补习给学生带来了很大压力,对此,相关教育部门应及时进行正确引导。而北大社会学部部长程郁缀教授则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小学生的减负工作还得继续推进!”

在健康状况方面的评价中,北京人的健康状况最好,从具体疾病种类而言,患病比例最高的是高血压病,达到27.3%,位居其后的依次为其他类型心脏病、急性鼻咽炎等。

95%的学校有篮球场

老人青年生活最知足

2009年三个地区被访者面对日常患病选择立刻去医院看病的比例有所减少,仅有三成,选择不采取任何措施等病慢慢好的比例有所上升。觉得没必要看病、医疗费太贵、离医疗机构太远是被访者选择不立即就医的三大原因。

从本次调查的60所中小学校体育设施实际拥有情况来看,有一半的学校有足球场,95%的学校有篮球场,55%的学校有羽毛球场,88.3%的学校有数量不等的乒乓球桌,还有11.7%的学校有游泳池。可见本市中小学校体育设施相对较为充足,为学生体育锻炼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调查显示,各出生年代人群的生活满意度状况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性,呈“U”型分布。其中“80后”和“50前”群体的生活满意度最高,“80后”年轻人中表示满意的比例达48.6%,而“50前”受访者表示满意的比例也有52.6%,相比之下,“60后”和“70后”群体生活满意度最差。

配备充足体育设施的同时,中小学体育课程也不少。调查显示,本市中小学校平均每周体育课为3.3节,其中高中阶段体育课平均每周为3.1节,小学与初中为3.4节。有84.3%的学生每天参加早锻炼,9..7%的学生每天参加课间体育活动,98%的学生每天做眼保健操,68%的学生经常参加学校里的课后体育活动。

专家分析

约三成学生校外不体锻

“不同年代人群所处的相对位置,决定了其生活满意度的差异。”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陈玉宇生动地盘点了各年龄段的心理特征,他说“80后”的年轻人大多刚步入社会不久,周围同龄的小伙伴在相对收入和竞争压力上差距还不大,比较容易知足;可“60后”和“70后”往往已在很多方面拉开了距离,同一年龄,有人当了教授,有人还只是个锅炉工,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清楚。“那么‘50前’呢,基本上都退休了,差距也就没有了。”

调查发现,校内体锻是本市中小学生体锻的主要形式。由于升学压力等因素的影响,学生课业负担较重,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参加课外体锻。96%的被调查学生放学回家后的主要活动之一是做学校布置的作业。有29.3%的学生除了学校安排外,不参加任何体育活动。

北京人有病最不爱去医院

周一至周五,学生每天校内锻炼时间为70分钟,放学后校外锻炼时间为13分钟,合计为83分钟;而在周六、周日,学生平均每天锻炼时间仅26分钟。若将校内、校外锻炼时间平均分摊到每一天,则每天67分钟的全部锻炼时间中,校内锻炼占50分钟,校外锻炼仅占17分钟。

在健康状况评价方面,三地中北京人的健康状况最好,患病比例最高的是高血压,达到27.3%,心脏病和急性鼻咽炎分列二、三位。但三地患病行为存在显著差异:在北京,选择自己找药或自行处理的比例明显高于上海和广东,立即去看病的比例在三个地区中最低。

调查显示,半数以上学生周末不常外出,周末外出的学生中六成是参加各类辅导班。

专家分析

半数学生近视6%小胖墩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刘世定总结,觉得没必要看病、医疗费太贵和离医疗机构太远是被访者选择不立即就医的三大原因。调查发现,北京无论在住院总费用还是医疗费用上,花费都是最高的,被访者每次住院的平均费用高达1.65万元,几乎是上海和广东的近两倍。

调查中,有78.3%的中小学教师表示,现在青少年普遍不注意锻炼,体质反而比以前差。

 

从本次调查样本数据反映出的学生体质状况看,本市中小学生中近视眼比重达53.3%。其中高中生由于学习压力大、用眼较多,近视眼比重高达72%,初中生近视眼比重也达到50.5%。小学生近视眼比重略低,但也达到38.1%。

编辑:文尚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青少年体重标准的计算方法,如果身高体重指数超过24则为超重,超过28时就是肥胖。根据这一标准,从本次调查样本数据来看,本市中小学生平均体重指数为19.3,超重学生比重为6%,其中高中生超重者更多,超重比重达到8%。调查中,有48.3%的中小学教师认为自己所带班级的超重、肥胖学生较多。

本文由凯旋门074网址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本市半数以上学生每天体锻时间少于1小时,北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