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一个乳腺癌患者因贫困放弃治疗机会,乳癌

近日,第七届上海国际乳腺癌论坛在沪举行。我们从会议中获悉,以个体化治疗为主导,兼顾个体化治疗和生存质量的治疗理念已经成为如今乳腺癌临床治疗的发展方向。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美女,收藏本站链接地址:

5月4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粉红丝带乳腺癌贫困资助专项基金”第三批50万元专项资助基金捐赠仪式在医院喷泉广场举行。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与会致辞。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终身教授沈镇宙教授和党委副书记顾文英,向一如既往支持乳腺癌贫困患者善款资助的公司代表,公司高级公共事务与企业传讯总监刘薇赠送答谢礼物。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吴炅、乳腺外科副主任柳光宇为两位病友代表送上专项救助资金。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将“乳腺癌绝症”变成“慢病”。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如今罹患乳腺癌早已不是“世界末日”,即便发生复发转移,大部分患者仍能获得长期带瘤生存。相较于20世纪80年代,这种变化无疑是深远和突破性的。

据了解,中国的乳腺癌发病率在全球范围内属于低发区域,但在国内像北京、天津、上海,以及沿海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这些地区乳腺癌的发病率在国内算是比较高发区域。1972年,乳腺癌的发病率是17.7/10万,从2010和2011年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上海乳腺癌发病率已经超过70/10万,上海市乳腺癌的发病率近几年呈现高位增长态势。

软文推广代理,pg one万磁王,火箭中文网

据悉,乳腺癌发病率正以每年3%至4%的速度急剧上升,已成为城市女性的第一健康“杀手”。据上海市疾控中心最新癌情监测数据统计,在上海市户籍女性中,全年新发癌症2.5万例,其中乳腺癌达4千余例,高居女性癌症发病首位。

10月16日,记者从第十五届全国乳腺癌会议暨第十三届上海国际乳腺癌论坛媒体吹风会上获悉,近十年,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沈镇宙教授、邵志敏教授领衔下的临床科研团队,将乳腺癌从“绝症”转化成一种“慢病”,在多个领域建立上海乳腺癌诊治理念,并在全国推广应用,以复旦肿瘤这个小“支点”撬动起中国乳腺癌诊治水平全面提高。

“伴随着日趋增长的乳腺癌发病率,我们仍然欣喜地看到乳腺癌的治疗手段越发多样,患者的5年生存率也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说,“治疗效果的显著提升,一方面是早期筛查的工作得到各级政府和医院的重视,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分子靶向治疗的高速发展。”

过往以乳腺癌“复发转移风险”作为治疗参考的观念已经逐渐改变,取而代之的是,除参考复发转移风险外,更重要的是弄清乳腺癌分子分型特点来指导不同治疗方式。由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和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联合主办的第七届上海国际乳腺癌论坛在沪举办,议会提出,以个体化治疗为主导、兼顾生存质量的治疗理念已经成为如今乳腺癌临床治疗的发展方向。

项目负责人、沈镇宙教授坦言,乳腺癌的治疗手段日趋多样化,治疗过程也更加强调“私人定制”的个体化治疗。倘若早期乳腺癌患者获得规范的手术治疗,基本上可以实现治愈。而我们的中晚期患者也能在靶向治疗、放疗等综合治疗手段的应用下,实现“带瘤生存”。“临床工作中,我们看到太多来自农村或者家境困顿的患者,因经济问题,不得不放弃最优质的治疗方案”,沈镇宙教授无奈地表示,“特别看到一些复发风险值极高的患者放弃最佳治疗方案,我们内心是很为这批患者感到惋惜的。”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团队诊治患者数每年以15%增长,门诊量超10万人次。2017年完成超过5700例乳腺恶性肿瘤手术,几乎占本市全年新发病例近一半。在庞大的患者资源宝库中,团队在早期筛查模式引领、治疗方式创新、全程管理模式建立等方面做了深入且富有成效的研究。

邵志敏教授坦言,过往以乳腺癌“复发转移风险”作为治疗参考的观念已经逐渐改变,取而代之的是,除参考复发转移风险外,更重要的是弄清乳腺癌分子分型特点以指导不同治疗方式。乳腺癌分子分型是乳腺癌的固有特点,代表了乳腺癌本质生物学特性,也是对患者实施个体化综合治疗最为主要的参考指标。如激素受体为阳性的患者对内分泌治疗较为敏感,而一批极易发生复发转移风险的HER2阳性乳癌患者,在实施靶向治疗后,便能有效降低40%~50%的复发风险,与此同时降低30%的死亡风险。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在会上介绍,乳腺癌分子分型是乳腺癌的固有特点,代表了乳腺癌本质生物学特性,也是对患者实施个体化综合治疗最为主要的参考指标。如激素受体为阳性的患者对内分泌治疗较为敏感,而一批极易发生复发转移风险的HER2阳性乳癌患者,在实施靶向治疗后,便能有效降低40%-50%的复发风险,与此同时降低30%的死亡风险。

邵志敏教授介绍,乳腺癌贫困患者资助资金从创立之初到实施运行,我们始终秉持一个想法,那就是“莫让一个乳腺癌患者因贫困放弃治疗机会”。据资金管理者、妍康沙龙负责人黄嘉玲统计,医院在贫困患者资金发放的过程中严格审核,至今在救助患者中,既有外地来沪的“打工妹”,也有夫妻双双残疾,还有的是单亲妈妈。救助者年龄跨度从22岁到71岁。受资助人员来自安徽、江西、吉林、河南、四川等多地的乳腺癌患者。三年来,170位在院治疗的患者提出资助审请,经过审核之后共有161人符合要求,每人收到5千元的贫困资助,累计资助金额达到80万元。

据悉,该团队近十年在全球权威期刊上发表论文超过150篇,被主流期刊他引近1800次。研究成果在国际顶尖学术舞台发出中国声音,原创性成果多次在圣安东尼奥乳腺癌大会等国际顶尖乳腺癌会议报告,并编入《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治指南和规范》以及NCCN等国际乳腺癌诊治指南,规范化治疗理念和实践在全国29省市85家以上单位推广,以点带面,引领全国乳腺癌诊治向上海理念和实践对标学习。

需要指出的是,乳腺癌的靶向治疗也非一把“万能钥匙”,患者接受靶向治疗一段时间之后,便有可能出现耐药性的问题。邵志敏教授指出,对于这种情况,开发新药物是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案。如HER2阳性乳癌患者耐药后,拉帕替尼和帕妥珠单抗是曲妥珠单抗耐药后的后线药物;此外,为了增加化疗药物的针对性,目前一些新近开发的药物,将靶向治疗和化疗实现了有机结合,使化疗更具靶向性,进一步提高化疗和靶向的有效性和针对性。而接受内分泌治疗的患者出现耐药情况,研究者们也已经开发了一些药物,如mTOR抑制剂,能够有效逆转内分泌耐药的情况。

除了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效果,与会者还就乳癌患者的生存质量给予了高度的关注。论坛召开之前,面向全国医师的乳癌患者乳房重建学习班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举办。“乳癌患者是一批特殊的群体,她们遭受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医师给患者在根治疾病的同时,给予形体的重新塑造,使她们能够最大程度地减少心灵创伤。这是一名乳腺外科医师的责任,更是一大批患者内心最真挚的诉求。”邵志敏教授说。

邵志敏说,“5000元,在常人眼里或许不是一笔很大的费用,但对于病患而言可谓雪中送炭”。许多受到资助的患者及时接受了科学、规范的治疗之后,病情得到了控制。她们中既有初次手术的患者,也有个别保乳放疗的患者,还有那些不能手术的炎性乳癌患者以及复发再治疗的患者。2011年9月,一位来自扬州大学的在读研究生在江苏省确诊乳腺癌后,慕名前往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一步确诊。当被“判决”是乳腺癌后,她感觉天都要塌了。正在读研究生的她和丈夫两人,每月仅有国家补助的600元生活费,600元对于两人开销已经显得捉襟见肘,并且为了赡养两家久病在家的老人,两人不得不在牙齿缝里留下钱,寄给父母。为了接受“术前化疗 手术治疗 术后化疗”,四方奔走借债10余万元,在获取贫困资助项目的讯息后,他们填写了报名表。当5000元救助资金打到患者账户里的时候,她热泪盈眶地说:“相对于10万元的债务,眼下5000元正解了燃眉之急。病治好了以后,债务我们可以慢慢还,但5000元的恩情永世难忘。”

基于大样本数据研究

除了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效果,与会者还就乳癌患者的生存质量给予了高度的关注。论坛召开之前,面向全国医师的乳癌患者乳房重建学习班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召开。“乳癌患者是一批特殊的群体,他们遭受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医师给患者在根治疾病的同时,给予形体的重新塑造,使她们能够最大程度地减少心灵创伤。这是一名乳腺外科医师的责任,更是一大批患者内心最真挚的诉求。”邵志敏教授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以乳癌患者为对象的乳房整形手术,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可以称为先驱者。2003年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便在全国较早地开展了乳房重建术。在近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乳房重建手术也经历了三个历史发展过程,从最初的背阔肌皮瓣移植术,到后来的不断血供的腹直肌皮瓣移植术,发展至今天的运用显微外科技术的游离腹直肌皮瓣移植术。手术的创伤更小、形体也更加逼真美观,更重要的是这种手术在每年一届的学习班培训之后,在全国各级医院得到了较大范围的普及和推广。

从2003年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便在全国较早地开展了乳房重建术,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吴炅教授介绍,腹直肌皮瓣移植术已经成为现在乳腺癌患者首选的重建手术方案之一。吴炅教授表示,此类手术开展之初,由于不切断血供,则需将小肚皮皮瓣的血供连着肌肉转移到乳房的位置,因此就比较明显地破坏腹壁的结构,致使患者的创伤较大,容易出现腹壁的并发症,皮瓣的血液供应也不是很理想。为了减少患者的术后并发症,医院已经能够开展游离的腹部皮瓣乳房重建手术,也就是在腹直肌中分离出腹壁的血管分支,在小肚皮皮瓣移植时断开血供,在乳房重建时,运用胸部或者腋窝的一些血管,完成与小肚皮皮瓣的血管重新吻合,大大减少患者腹壁的创伤,形体也更为美观。

在对先期受到资助的患者分析后可知,其中2012年资助67位,2013年资助55位,2014年2月起修正资助方案后截至4月10日资助39位,其中3位受助双倍份额,总共17万元。预计6月前,今年上半年先期投入的100万元善款将全部用尽。邵志敏指出,对于雅诗兰黛公司今日拨付的第三批50万元善款,医院将一如既往地做好贫困患者的遴选、审核及发放工作,并将这笔善款用足、用好,真正成为患者走出生命低谷的一股正能量。

揭示中国乳癌发病特点和高危人群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教授吴炅介绍,腹直肌皮瓣移植术已经成为现在乳腺癌患者首选的重建手术方案之一。由于这个皮瓣组织来源于患者的腹壁,也就是被世人常称为“救生圈”的小肚皮,因此充足的乳房重建组织量不需要在后期手术中添加植入物,以弥补组织量不够的窘境。同时,此项手术也是变向地给患者的腹部做了“消脂”,使其达到了一举两得的优势。

“多大女性容易患乳腺肿瘤呢?”“乳腺肿瘤遗传的可能性大吗?”这是许多患者及家属想了解的问题。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指出,我国和欧美的乳腺癌患者在生活方式、社会结构乃至遗传背景都有巨大差异,复旦肿瘤研究团队的系列研究揭示了我国患者的发病特征,鉴定了中国乳腺癌高危人群,为后续的预防、治疗提高了最有力的数据和理念支持。

吴炅坦言,此类手术开展之初,由于不切断血供,则需将小肚皮皮瓣的血供连着肌肉转移到乳房的位置,因此就比较明显地破坏腹壁的结构,致使患者的创伤较大,容易出现腹壁的并发症,皮瓣的血液供应也不是很理想。为了减少患者的术后并发症,让皮瓣获得更为充分的血液供应,经过不断的努力,医院已经能够开展游离的腹部皮瓣乳房重建手术,也就是在腹直肌中分离出腹壁的血管穿支,在小肚皮皮瓣移植时断开血供,在乳房重建时,运用胸部或者腋窝的一些血管,完成与小肚皮皮瓣的血管重新吻合,大大减少患者腹壁的创伤,形体也更为美观。

该团队发现我国乳腺癌发病呈现两个高峰:第一个出现在45-55岁之间,另一个出现在70-74岁之间,乳腺癌诊断的平均年龄比西方女性更年轻。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上海和北京的患病中位年龄有出现了增大的新趋势。这项研究发表在国际顶级期刊《柳叶刀※肿瘤》杂志上,已成为中国乳腺癌流行病学研究的代表性数据之一。

本次第七届上海国际乳腺癌论坛由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和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联合主办,云集了1500余位海内外乳腺癌专家,是当前国内乳腺癌诊治领域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学术盛会。自从2005年开办第一届上海国际乳腺癌论坛以来,目前已是第七届。第一届论坛开办之初,有400多人参加了会议,以后逐年递增,到了第四届已经突破1000人;到去年第六届论坛,参会人数高达1400余人,不仅创历史新高,也是达到了国内乳腺癌论坛的最大规模。今年第七届保持了与去年相似的规模,与会人员超过1500人。

2013年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因基因BRCA1突变接受预防性乳腺切除术,这个消息在圈内引起热议。为论证了一系列易感基因在中国患者中的致癌机制,团队潜心研究超过十年,在全国搜集到500余个乳腺癌家系的遗传信息。研究完成了BRCA1/2基因突变检测,突变率约10%,并首次发现了中国人BRCA1重复突变。

邵志敏教授自豪地表示,团队所构建的针对中国人的BRCA突变预测模型,其表现优于外国模型。美国著名肿瘤病理学家ParlF.F.教授曾称赞这是“乳腺外科团队的系列发现带来业内研究理念的重大革新”。

不盲目推崇“西方标准”

建立社区乳癌筛查“上海经验”

乳腺癌是一种“可防可控”的疾病,早期发现乳腺癌能让患者“吃最少的苦头”获得基本治愈的可能,又能大大节约社会就医成本。因此,如何花最少的钱高效地筛查出中国女性人群中的早期乳腺癌,一直以来没有形成有效的数据支撑和标准共识。

既往,欧美乳腺癌指南一般将女性50岁起每年接受一次钼靶检测作为早期筛查乳腺癌的一个西方标准。而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看来,东方女性乳腺腺体组织多,形态偏小等特点,仅凭钼靶可能会漏诊一些病人。为此,团队在全国首次提出中国女性乳腺癌早期筛查应该采用“B超联合钼靶”的方式。

十年前,团队联合上海疾病控制中心指导实施了上海七宝社区女性乳腺普查。针对适龄女性共完成14,464例女性乳腺肿瘤筛查,创新性地联合“体检、B超和钼靶”,使早期诊断率提高10%以上,乳腺癌检出率达到262/10万,大幅提高乳癌早期诊断比例。在社区筛选患者中,保乳率达到35%,一半患者因早期诊断免于化疗,比例远高于常规门诊患者人群。

该项实践成果拉开上海市大规模社区乳腺筛查的序幕,也对中国社区乳腺筛查形成了一套“上海经验”和“中国标准”并在多地获得推广应用。据不完全统计,超过数十万人因此而获得“早发现、早治疗、疗效佳”的效果。

不断革新肿瘤外科技术

由“一刀切除”变成“留住美丽”

近十年,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在外科技术上不断革新和进步。从最初的扩大根治术到如今的保乳手术、重建手术,折射着一种治疗理念的深刻转变。“从最初的‘以病为中心’的疾病治疗,逐渐转向‘以人为中心’的人文治疗”邵志敏教授说,乳腺癌患者绝大部分能够长期生存,既往“一刀切”的方式虽说根治了肿瘤,但对患者的心理造成了持久且难以弥合的伤痛。为此,团队在确保疗效的基础上,用技术的革新,着力提高女性患者“保留乳房”的数量。

邵志敏告诉记者,肿瘤医院乳腺外科近些年提出了一个口号“不让一个40岁以下的女性因乳腺癌失去乳房”。

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有疗效保障的保乳手术和乳房重建手术让女性留住美丽变成可能。据统计,乳腺外科手术中前哨淋巴结活检率达38.3%,保乳手术占18%,乳腺癌重建手术达400余台。2017年至今,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40岁以下女性乳房重建或保留乳房近7成。绝大部分患者在医师的充分沟通下,在确保手术指征和疗效的基础上,欣然接受保乳手术或重建手术,有效达到身心同治的效果。

邵志敏教授提醒,从目前数据来看,保乳手术患者5年内疾病复发转移比例呈现“水平”状,患者治疗完成后需严格根据医嘱密切随访,及时发现问题,尽早进行干预和治疗。

团队在自身积极实践的基础上,也通过每年10月与美国M.D.Anderson医学中心举行的全国乳腺癌重建学习班,推介复旦肿瘤乳房重建的“上海经验”和实践体会,逾数千位同行在学习后,将该项技术在本地区和全国进行实践和推广。

乳腺癌不是“绝症”

“慢病防控”理念需贯彻落实

早在90年代初,上海乳腺癌患者5年生存率为78%,而同一时期美国乳腺癌5年生存率是84%。二十年来,上海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获得了极大的提升,邵志敏教授翻出了《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8年乳腺癌患者生存率报告》。

记者发现,2008年至2015年期间,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出院0期至III期患者20085例,5年无病生存率为85.5%。统计发现,乳腺癌原位癌5年总生存率高达97.9%,只需手术、无需后续放化疗,便能实现治愈;乳腺癌II期和III期患者5年平均生存率分别为75%和61%。这一诊疗水平已经达到欧美发达国家水平。

凯旋门074网址 ,随着乳腺癌多学科综合诊治团队的努力,即便是发生转移或复发的乳腺癌患者,我们的治疗策略也从过去的“姑息治疗”转变成“积极干预”。

对于经过医生全面评估后认为有再次根治机会的“局部区域复发转移”的乳腺癌,我们强烈建议将局部复发灶切除再辅以靶向治疗,仍能改善延长生存时间。对于术后远处转移或初诊时不幸已是晚期的患者,也不必过度恐惧,目前针对转移性乳腺癌的药物治疗呈现多样化,复旦肿瘤的各类原创性组合治疗方案,也能让许多患者走过10年、20年不只是一个梦想。

人们有理由认为,乳腺癌已经成为一种“慢性病”。医院乳腺外科团队设定了更高要求:推进乳腺癌诊治的“全程精准管理”,融合互联网 的思维和技术,撬动乳腺癌慢病管理的过程改革。早在2015年,乳腺外科团队便运用“互联网 ”思维,设计了乳腺癌全程管理APP,将传统乳腺癌防治的宣教、筛查、随访等多个环节融合在“妍康e随访”平台上。患者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找到专家,帮助解读随访检查报告,免去了来回奔波医院之苦。

邵志敏表示,最新医学证据证实乳腺癌患者的膳食营养、体力活动等个人生活方式与肿瘤复发、无病生存率和病死率密切相关。团队的最新课题“基于智能穿戴设备的乳腺癌患者健康管理”利用康复手环将实时收集患者运动和睡眠等信息,帮助监测患者的疾病随访和生活质量,希望能指导患者走好治疗康复最后一公里。

本文由凯旋门074网址发布于澳门凯旋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莫让一个乳腺癌患者因贫困放弃治疗机会,乳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