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孟二冬,燃烧生命之火

图片 1

新疆石河子大学校园的一处草坪上,静静矗立着一座雕像。年轻学子走过时,总会放缓脚步,投以崇敬的目光。这是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北京大学优秀援疆教师孟二冬教授的雕像。

2004年3月,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孟二冬来到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两个月。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这短短的60天里,他陷入了病魔的阴影。然而,他的人生却在60天里升华。

孟二冬生前接受采访(2005年12月摄)

1957年,孟二冬出生于安徽蚌埠,1991年考入北京大学攻读博士,毕业后留在北大中文系任教。

巍巍天山,铭记着他的名字;千里戈壁,传颂着他的事迹。

  王天天摄(新华社发)

此后十多年,他埋头于尘封的古籍,孜孜求真,潜心研究。2004年3月,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孟二冬主动要求到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

难忘的第一堂课

新疆石河子大学校园的一处草坪上,静静矗立着一座雕像。年轻学子走过时,总会放缓脚步,投以崇敬的目光。这是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北京大学优秀援疆教师孟二冬教授的雕像。

中文系2002级学生张瑜记得,那一天,《唐代文学》第一课,一位身材高大、衣着整洁的老师走到讲台:“同学们好,我是北大的孟二冬,现在开始上课”。

在石河子大学师生的眼中,孟二冬是名校的名师,但更是一位言传身教的良师和风度翩翩的学者。对于这一点,中文系2002级138名同学从听他上的第一堂课起,就深信不疑。

校园里的苹果树繁花盛开,学生们诵读树下,广播里汉语和维吾尔族语交替播报着新闻,一切宁静又充满活力。生前最牵挂这片土地、这方校园的孟二冬,已离开10年。

旁征博引,文采飞扬,隽永的竖行板书,中气十足的嗓音……浩瀚古代文学的大门就这样为边疆的学子缓缓打开。那堂课,大家做了厚厚一沓笔记,有的“甩着胳膊直喊手酸”。

石河子大学中文系2002级学生吴新锋和张瑜至今记忆犹新:由于北京大学与石河子大学有对口支援协议,同学们早就知道北大中文系的孟二冬教授要为他们讲2个月的唐代文学课,出于对名师的仰慕,大家都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3月1日,孟二冬终于到了石河子大学,大家本以为他会像所有没有到过新疆的人一样,先去游览新疆的风光,没想到他只休整了一天,就走上了讲台。

如今,在这所边疆大学,师生们仍在深深怀念着这位育人治学直至生命最后一刻的质朴师者。“孟老师让我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师者风范,让我终身受益。”孟二冬的学生、已成为石河子大学中文系教师的吴新锋这样评价自己的恩师。

年轻教师张凡最喜欢去“蹭听”孟老师的课。在他的印象中,孟老师“学问好、课讲得好、心态好”。

3月3日下午,石河子大学文科楼118教室的147个座位座无虚席,慕名而来的各系学生不但挤满了教室的两道门,有的甚至搬来凳子坐在走廊听。下午4点,孟二冬终于来了,他个头很高,精神矍铄,很有学者气质,他并没有自我介绍,而是直接开始讲课,好像已经在这所大学教了很多年书似的。由于教室很大,老师们平常都用麦克风,孟二冬事先不知道,但他那富有穿透力的嗓音却传到每一个同学的耳中。

1957年,孟二冬出生于安徽蚌埠,1991年考入北京大学攻读博士,毕业后留在北大中文系任教。

然而,没过多久,孟二冬就出现了严重的嗓子喑哑症状。在医生开出“噤声”的医嘱后,他仍以惊人的毅力,忍受巨大的痛苦,坚持为师生授课。

学生张瑜说,孟教授在那堂课上整整写了20块板书,边写边念,不应付了事。看到这样的板书,同学们无不感叹孟教授作为古代文学的学者所拥有的功底和修养。更令大家感动的是,每次同学们争相为他擦黑板时,他都要鞠躬感谢。

此后10多年,他埋头于尘封的古籍,孜孜求真,潜心研究。先后撰写了《中国诗学通论》《中唐诗歌之开拓与新变》等多部论著。尤其是他历时7年艰苦研究完成的具有重要史料价值的《〈登科记考〉补正》,得到了文学界和史学界的高度评价。

后来,“咳嗽得厉害,脸憋得通红”“几乎是用气流在讲课”。大家实在不忍心,请求老师不要再上课。孟二冬却依然倔强,“我还可以讲”。

石河子大学中文系使用的是北京大学袁行霈教授主编的文学教材,孟二冬也参与编写了唐代文学部分。但是孟二冬却告诉同学们,不能迷信教材,唐代文学部分在有些地方还有待考证。然后他把自己的书交给同学们看,只见他在有待考证的地方都用红色标签标注出来,同时把最新的考证结果告诉大家。他还请同学们帮他寻找书中的其他错误,并加以校正。

2004年3月,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孟二冬主动要求到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

“病得严重时边咳血边给我们讲,说不出来就写在黑板上,很多课我们是含着眼泪上完的。”孟二冬的学生、已成为石河子大学中文系教师的吴新锋说。

学生吴新锋说,孟教授看到很多同学都不带笔记本,只是在书上做做笔记,他马上对同学们说这可不行,出于爱护书本,也出于对自己的学习负责,必须使用专门的笔记本。事情过去一年多后,当大家考研复习时才发现,认真的课堂笔记对考研帮助很大。

中文系2002级学生张瑜记得,那一天,《唐代文学》第一课,一位身材高大、衣着整洁的老师走到讲台:“同学们好,我是北大的孟二冬,现在开始上课。”

经医院诊断,孟二冬罹患食管恶性肿瘤。人们这才知道,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肿瘤正卡在他的食道里,气道被挤得只剩下五分之一,随时都有窒息死亡的可能。

但是,同学们都没有想到,一周之后,大家再也听不到孟二冬那富有穿透力的嗓音了。

旁征博引,文采飞扬,隽永的竖行板书,中气十足的嗓音……浩瀚古代文学的大门就这样为边疆的学子缓缓打开。那堂课,大家做了厚厚一沓笔记,有的同学“甩着胳膊直喊手酸”。

但孟二冬放不下他的学生们。2004年4月26日,憔悴的他被搀扶着走上讲台,为学生们留下最后一课。

细微之处见风骨

学生们发现,在孟老师的课堂上,不仅能感受唐代文学的恢宏气象,还能窥探做学问的方法。比如,在讲“初唐四杰”的排名次序时,老师从讲述最初的排名方法和理由,扩展到多年来几次排名的变更,再到学术界的研究现状。“总是能由一个点入手,连成知识线,最后扩展到面。”

张瑜永远忘不了,那天,老师用细微的声音将晚唐诗词逐一梳理,“每讲一句都十分困难,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往下淌”。大家哭着求他不要再讲,他却笑说“没关系”。

说起孟老师在石河子大学支教的60个日日夜夜,凡是和孟二冬有过接触的师生都有讲不完的感动。

孟二冬告诉学生,“要多读书,相信书,但不要尽信书”。他让学生们为教材“找错儿”,对书中每一首诗、每一句话都仔细查对。在石河子大学,除了为中文系2002级100多名学生授课外,孟二冬还为中文系教师教授《唐代科考》选修课。

“没给大家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很抱歉。”课后,孟二冬向学生鞠了一躬,艰难地说。“做学问要耐得住寂寞,大家要多看些书,都会比我强。”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那句经常对学生说的话:“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着一字空”。

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中文系教师周呈武说,那个时候,孟教授每周要给同学们上3节唐代文学,还要给系里的年轻老师开2节唐代科考,共10个学时,工作量非常大。刚来的一周里,他不用麦克风,可后来嗓子却逐渐沙哑了,他安慰同学们说这是因为感冒和气候不适应造成的。直到说话难以出声、吃饭困难后去医院检查,医生要求他立即住院治疗并从此禁声,可孟教授依然坚持上课。

年轻教师张凡最喜欢去“蹭听”孟老师的课。在他的印象中,孟老师“学问好、课讲得好、心态好”。

台下,学生们的泪水早已流成河,凝望着老师的背影,不舍离开。

“孟老师的谦虚没有一丝故意做出来的样子,完全是做人的一种态度。”石河子大学中文系2002级学生欧阳超说,一次课堂上孟教授佩戴的麦克风坏了,管理人员修好之后,孟老师用已经沙哑的嗓音真诚地对他说:“谢谢!”孟老师给同学们布置作业,常常要求大家到图书馆查资料,每次查的都是别人的研究成果,从来不提他自己发表的论文,但是同学们发现孟老师的研究成果也非常丰富。

然而,没过多久,孟二冬就出现了严重的嗓子喑哑症状。在医生开出“噤声”的医嘱后,他仍以惊人的毅力,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坚持为师生授课。

回北京住院,病痛折磨中,他坚持指导研究生,学生们络绎不绝拿着论文到病床前汇报,“这是他最快乐的时候”。

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院长李赋说,孟老师是个和善、怕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他第一天来,学校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喜欢打篮球,能不能给他个篮球。这是他在支教期间向学校提出的惟一要求。直到他住院前,他每天都坚持到学校体育场跑步晨练,和学生一起运动。

后来,孟二冬“咳嗽得厉害,脸憋得通红”“几乎是用气流在讲课”。大家实在不忍心,请求老师不要再上课了。孟二冬却依然倔强,“我还可以讲”。

但他最惦记的,还是远在边疆的学生。新疆学习资料紧缺,孟二冬自己掏钱买了全套的《全唐文》《十三经注疏》《文苑英华》等书籍,托人带去。学生们也惦记着老师,他们募集了近3000元寄到北京,希望能为老师尽份心意,但孟二冬却叫妻子用这钱刻录了200多张古籍文献光盘带去新疆,还筹划让自己的博士生到石河子大学继续上课。

学生吴新锋说,在孟教授咽喉出现症状时,石河子大学中文系的同学们凑了点钱,买了“金嗓子喉宝”和水果去看望他。孟教授却说:“以后不要再拿东西,你们花的都是父母的钱,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东西请带走。”当同学们第二次去看他时,孟老师看到同学们又买了水果,就有些不高兴,于是叫大家拿出来一起吃。

“病得严重时边咳血边给我们讲,说不出来就写在黑板上,很多课我们是含着眼泪上完的。”吴新锋说。

2006年4月22日,49岁的孟二冬因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他挚爱的讲台和学生。他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模范教师等称号,被追授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

人生道路上的楷模

经医院诊断,孟二冬罹患食管恶性肿瘤。人们这才知道,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肿瘤正卡在他的食道里,气道被挤得只剩下1/5,随时都有窒息死亡的危险。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涓涓细流,最终换来山花烂漫。如今,孟二冬的60多名新疆学生已成长为人民教师,其中45人留疆执教。而一批批燕园师生,多年来也在接力着火炬,志愿到新疆、西藏、青海、内蒙古、云南等西部省份支教。

石河子大学中文系2002级的同学们不会忘记,2004年4月26日是孟二冬为他们上的最后一堂课。

但孟二冬放不下他的学生们。2004年4月26日,憔悴的他被搀扶着走上讲台,为学生们上完最后一课。

“孟老师用生命之火给了我们温暖和爱,让我们感受到教师职业的神圣与伟大。在祖国的边疆,我们将接过这火炬,在三尺讲台上继续传递爱与希望!”学生们说。

说起那天的情景,石河子大学中文系师生历历在目。学生张瑜说,那时孟二冬教授的病已很严重了,手里的麦克风在微微颤抖,因为呼吸困难,他满脸憋得通红,说话很不顺畅。看着自己即将离开的同学们,孟二冬最后说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话音刚落,同学们连同听课的老师都哭了。孟二冬也已经说不出话来,快下课时,他拿起讲台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便踉跄地走出了教室。那一刻,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张瑜永远忘不了,那天,老师用细微的声音将晚唐诗词逐一梳理,“每讲一句都十分困难,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往下淌”。大家哭着求他不要再讲,他却笑着说“没关系”。

天山脚下,未名湖畔,孟二冬的话言犹在耳:“我喜欢教师这个职业,能为这个职业奋斗终生是我的荣耀,我愿跟我的学生们一起拥抱美丽的春天。”

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党委书记熊建军是孟二冬的朋友。他说,孟教授到新疆以后一直不适应这里干燥的气候。3月的石河子还很冷,他到石河子一周后的一天,打完篮球回到房间觉得暖气太热,于是打开窗户,第二天就出现轻微感冒和嗓子沙哑的现象,但他以为是咽炎犯了,没有在意,等到说不出话再到医院检查时,才知道得了食道和气管肿瘤。

“没给大家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很抱歉。”课后,孟二冬向学生鞠了一躬,艰难地说。“做学问要耐得住寂寞,大家要多看些书,都会比我强。”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那句经常对学生说的话:“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著一字空”。

孟二冬回到北京治疗期间,石河子大学中文系的师生曾多次写信感谢他的教导并鼓励他与病魔作斗争,同学们还自发捐款2800多元给孟二冬做手术用。但孟二冬说石河子大学地处偏远,没有足够的文史资料供学生研究,于是让妻子用这些钱买了20多套《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十三经注疏》等文学典籍,以及100多套电子版《四库全书》,送给石河子大学图书馆。

台下,学生们的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凝望着老师的背影,不舍离开。

孟二冬离开石河子大学已经一年多了。学校黑板报栏的内容换了一期又一期,但关于孟二冬优秀事迹的那一栏至今字迹清晰。同学们说,看到它就像看到了孟教授,看到了学习的动力,看到了做人的方向。      编辑:碧荷

回北京住院,病痛折磨中,他坚持指导研究生,学生们络绎不绝地拿着论文到病床前汇报,“这是他最快乐的时候”。

但他最惦记的,还是远在边疆的学生。新疆学习资料紧缺,孟二冬自己掏钱买了全套的《全唐文》《十三经注疏》《文苑英华》等书籍,托人带去。学生们也惦记着老师,他们募集了近3000元寄到北京,希望能为老师尽份心意,但孟二冬却叫妻子用这笔钱刻录了200多张古籍文献光盘带去新疆,还筹划让自己的博士生到石河子大学继续任教。

2006年4月22日,49岁的孟二冬因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他挚爱的讲台和学生。他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模范教师等称号,被追授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涓涓细流,最终换来山花烂漫。如今,孟二冬的60多名新疆学生已成长为人民教师,其中45人留疆执教。而一批批燕园师生,多年来也在传递着爱心,志愿到新疆、西藏、青海、内蒙古、云南等西部省份支教。

“孟老师用生命之火给了我们温暖和爱,让我们感受到教师职业的神圣与伟大。在祖国的边疆,我们将接过这火炬,在三尺讲台上继续传递爱与希望!”学生们说。

天山脚下,未名湖畔,孟二冬的话言犹在耳:“我喜欢教师这个职业,能为这个职业奋斗终生是我的荣耀,我愿跟我的学生们一起拥抱美丽的春天。”

信息来源:新华网

本文由凯旋门074网址发布于澳门凯旋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师者孟二冬,燃烧生命之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